第2章 心灰意冷

“可儿,我是一定不会做这种事情的!请你转告我爸爸,我永远都不会背叛老公!”
  陈惜雯煮完了咖啡,端着托盘上楼。
  经过书房的时候,却看见里面像是被洗劫过一般,几个佣人正在匆匆忙忙的整理凌乱的书架。
  她有些惊讶,“这是怎么了?少爷呢?”
  “少爷已经去公司了。”
  陈惜雯一愣,他们才结婚第二天,余远恒就抛下她自己一个人在家,去工作了?
  放下咖啡,她去找了一圈,果然没人。
  于是只好回到书房默默收拾,却看到垃圾桶里躺着一枚针孔|摄像头,已经被被砸的稀烂。
  孩子一到陈惜雯的怀里,立即伸出自己肉嘟嘟的小胳膊,搂住她的脖子。
  “我去公司找他!”陈惜雯急着要出门。
  佣人拦住她,“少奶奶,少爷离开前交代过,您哪里也不用去,就在这里等他。”
  陈惜雯有些懵:“那他什么时候回来?我们还要一起去老宅给婆婆奉茶。”
  看着少奶奶大受打击的模样,佣人心中不忍,“少爷说了,老宅……不欢迎您。”
  陈惜雯脸色一白,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这一等,就是整整九个月。
  妇幼医院。
  刚生产完,陈惜雯虚弱的从床上爬起来,顾不得生产后还未痊愈的伤口,挣扎着要去看孩子。
  小护士抱着襁褓中的孩子慢慢走进来:“陈小姐,你刚生产完不久,不要乱动,不然伤口很容易裂开。”
  陈惜雯接过孩子,看着宝宝粉|嫩嫩的小脸蛋,心都要化了。
  这就是她的儿子,余景澜,名字是她翻了整本字典取的。
  孩子一到陈惜雯的怀里,立即伸出自己肉嘟嘟的小胳膊,搂住她的脖子。
  陈惜雯看到儿子和自己这么亲近,这几个月来的委屈终于得到了慰藉,眼底划过一滴热泪。
  余远恒把她一个人扔在公寓里,整整九个月没来看过她一眼,狠心得连她怀孕都不闻不问。
  心,早就已经死了。
  陈可儿怨毒的盯着陈惜雯:“要不是你,我怎么可能在孤儿院待那么多年!你和爸爸没有血缘关系!当年我们在同一家医院出生,肯定是你的亲生父母不要你了,又不忍心让你受苦,才把我们换了!”
  孩子成了她唯一的精神寄托。
  只要孩子健健康康的,她就别无所求。
  小护士有些同情的看着陈惜雯,孕妇生产时都有丈夫陪着,就算丈夫赶不上,也会有其他亲人照顾。偏偏从陈惜雯入院到孩子都落地了,也没见到这些人。
  这时,门外这时传来一阵哄闹,一大群人陆续而入。
  看见父亲陈松和闺蜜可儿,陈惜雯笑得很感动,甚至对后面跟着几个保镖摆了摆手。
  “把孩子交给我!”陈松伸手就抢孩子。
  看见父亲眼底的狂热,陈惜雯一惊,连忙把孩子护在身后,“爸,你这是做什么?”
  “陈惜雯,你霸占我的位置这么多年,还有脸问!?”
  “可儿?”
  曾经被她叫过“爸爸”的人,竟然会对她这么绝情,突然翻脸,可这一切也不是她的错!
  一瞬间,陈惜雯面无血色。她的心像是被扎穿了,密密麻麻的疼让她的神经都在隐隐作痛。
  陈松眼底闪过一抹厌恶:“谁知道你是谁的野种,我的女儿只有可儿一个人,如果不是你,我们父女不可能分散这么多年!”
  陈可儿怨毒的盯着陈惜雯:“要不是你,我怎么可能在孤儿院待那么多年!你和爸爸没有血缘关系!当年我们在同一家医院出生,肯定是你的亲生父母不要你了,又不忍心让你受苦,才把我们换了!”
  她一直以来当成亲人的人,只是一场空!那她的人生岂不是成了笑话?
  “别叫我爸!你根本不是我女儿!”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