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屈辱

姜婉死了,死的时候身上不着寸缕。
  “姐,是我。”
  来商场买东西的顾客将她围了个水泄不通,有人对着她的尸体指指点点,更有甚者掏出手机按下快门键。
  白皓宇站在扶梯上端脸色惨白,眼中满是惊惧。
  “大伙都瞧见了,是她自己跌下去摔死的,跟我们可没关系。”
  上辈子姜婉虽然难过,但她不敢说什么,只是偷偷躲在屋里哭。眼睁睁看着一帮陌生人把她姐的尸骨刨出来抬走了。
  身材高挑的女人冲着一旁的保安大声解释。
  这女人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姜思甜。
  半刻钟前她还是人人口中羡慕的好命女人,现在却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
  临死前她才知道白皓宇和自己妹妹好上了,不光好上了,还领了证。
  按理说姜大强应该看着他们几个亲,毕竟是亲生的。可让人大跌眼镜的事,姜大强在韩翠兰的挑拨下对他们三兄妹不是打就是骂,对姜思甜他们反而出奇的好。
  她被人揪住头发痛打,被人按在地上扒光衣服,她们嘴里骂着小三,下手又重又狠。
  白皓宇眼睁睁看着她被人羞辱,话都没说一句。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样慌不择路被姜思甜从扶梯上推下去。她只记得白皓宇眼中的懦弱和自己心中那份难以言述的耻辱。
  “姐,是我。”
  她恨,她不甘,她不想死……
  但所有的情绪到最后只能发出一声无言的叹息,她终究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按理说姜大强应该看着他们几个亲,毕竟是亲生的。可让人大跌眼镜的事,姜大强在韩翠兰的挑拨下对他们三兄妹不是打就是骂,对姜思甜他们反而出奇的好。
  ……
  吵,很吵!农村特有的唢呐声从门外传来,巨大的噪音令昏迷中的姜婉连连皱眉。
  红肿的双眼缓缓睁开,姜婉望着熏的发黄的房梁出现了短暂的失神。
  她已经很久没见过这种老房子了。
  不对,老房子?!
  姜婉身上泛着酸痛,嗓子更是干的发疼,她捂着胸口咳了一声,撑着胳膊艰难坐起身。
  坑坑洼洼的黄泥地面,老旧的黑色组合柜,破了半角的镜子,一切都那么熟悉。
  顾不得身上的不适,姜婉起身下地直奔墙上的挂历。
  一九八八年六月。
  脑海猛地传来一阵刺痛,姜婉痛哼一声瘫倒在地。
  几秒后,姜婉脑海猛然炸开。
  她重生了,她竟然重生了!
  过了好半晌,姜婉脑海才恢复清明。
  如果没记错的话,八八年她正好十七岁,按理说应该读高二,但因为那个刁钻的后妈,她初中毕业就辍了学,早早跟着父亲下地干活。
  后来去县城打工结识了男友白皓宇。白皓宇家境不好,她省吃俭用把饭店端盘子的钱攒起来供白皓宇读大学,白皓宇倒也出息,毕业后上班赚了些钱便开始自己做生意,后来成立了一家小公司。
  吵,很吵!农村特有的唢呐声从门外传来,巨大的噪音令昏迷中的姜婉连连皱眉。
  随着白皓宇生意越做越大,她身价也跟着水涨船高,一时间成了众人口中艳羡的对象。
  那会她眼盲心瞎,分不清好赖人,愣是把姜思甜这个继妹接来京城享福,最后不但男友被抢走,还落得个死不瞑目。
  想到上辈子发生的事,姜婉忍不住双目赤红。
  “姐,是我。”
  既然老天有幸让她重生,那么这辈子她一定要虐渣打脸活出个人样来!
  “咚咚咚!”
  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将姜婉思绪拉回。
  身材高挑的女人冲着一旁的保安大声解释。
  姜婉抬手抹了把脸,开口问道:“谁?”
  “姐,是我。”
  甜美柔和的女声从门外传来。
  想到上辈子发生的事,姜婉忍不住双目赤红。
  姜婉心一紧,深吸口气再度开口:“进来吧。”
  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推开,紧接着一个穿着大红连衣裙的女孩走进来。
  姜婉皱眉,挣扎着站起来。
  女孩看到姜婉躺在地上,眼里闪过一抹嫌恶,嘴上却是十分关心:“姐,发烧了就好好躺着,你下地做什么?”
  姜婉甩了甩脑袋,看着姜思甜穿的这么喜气,下意识问道:“外面吹锣打鼓的怎么了?”
  姜思甜不着痕迹上下打量了姜婉一遭,片刻后伸手向姜婉额头探去。
  “姐,你是不是烧糊涂了?今天是大姐出嫁的日子你忘了?”
  大姐?姜梅?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几秒后,姜婉脑海猛然炸开。
  对!她死去的大姐被那个黑心烂肺的后妈卖给别人做媳妇了!
  她这个大姐命最苦,十几岁就得了肝癌,家里没钱看病只能等死。
  可她死了都落不下个安宁,韩翠兰为了发挥她最后的余热,打算将她配给隔壁村刚死的老光棍。
  美名曰帮姜梅找个伴,在下面不孤单,实际上就为了那两百块钱的彩礼钱。
  上辈子姜婉虽然难过,但她不敢说什么,只是偷偷躲在屋里哭。眼睁睁看着一帮陌生人把她姐的尸骨刨出来抬走了。
  “小瑶呢?”姜婉没理会姜思甜的问题,哑着嗓子问道。
  姜瑶是姜婉的妹妹,现在才八岁。除了这个妹妹,她还有个哥哥,在县城的砖厂打工。
  听到姜婉问起姜瑶,姜思甜眼神变了变,皱眉骂道:“搁外面发疯呢,刚才还把妈咬了。你说她也是真不懂事,妈这么做还不是为了大姐好吗,总不能看她死了还一个人,孤零零的多可怜。”
  姜婉心中冷笑,心想放你的狗屁,为了钱作贱 人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不愧是韩翠兰的种。
  两人正说着话,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姜思甜你在这墨迹什么,还不快去帮忙!”
  来人一口公鸭嗓,瘦的跟竹竿似的,个头却是挺高。
  这人是姜思甜的哥哥姜成龙。
  两人正说着话,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韩翠兰本是隔壁村的寡妇,姜婉父母离婚后,经人介绍,姜大强娶了韩翠兰进门,而姜思甜和姜成龙则是后来改的姓。
  过了好半晌,姜婉脑海才恢复清明。
  按理说姜大强应该看着他们几个亲,毕竟是亲生的。可让人大跌眼镜的事,姜大强在韩翠兰的挑拨下对他们三兄妹不是打就是骂,对姜思甜他们反而出奇的好。
  这姜大强就是个棒槌,脑容量估计还没核桃仁大,要不也不能被韩翠兰忽悠着当枪使。
  “呦,这不发烧了?”姜成龙骂完妹妹将目光转向姜婉:“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病好了就赶紧出去干活!”
  对于这点姜思甜是不服气的,但她不敢表现出来:“别磨蹭了,咱们赶紧出去,一会妈来骂人了。”
  姜婉起身洗了把脸,翻开柜子开始找东西。
  “不用你管。”
  这特么能叫办喜事?
  姜婉看到门口站着的姜瑶,连忙跑了几步过去。
  姜思甜脸色难看,虽然姜成龙是她亲哥,但这人经常仗着母亲宠爱欺负她,谁让她是个丫头片子,没小子金贵。
  姜思甜说着,扭着屁股出去了。
  姜婉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
  姜瑶脸上挂着两个巴掌印,看向她的目光冷的出奇。
  韩翠兰和姜大强脸是真大,怎么好意思腆着个脸贴这几副红对子?
  破败的院子里站满了人,三三两两正扎堆聊着天。旁边支着一口大锅,有两人正往里撒干枣,这是在蒸喜糕。
  没找到东西,姜婉只好出了屋。
  吵,很吵!农村特有的唢呐声从门外传来,巨大的噪音令昏迷中的姜婉连连皱眉。
  过了好半晌,姜婉脑海才恢复清明。
  上辈子她胆小懦弱,又被姜思甜骗的团团转,对哥哥妹妹反而没有对姜思甜这个外人好。姜瑶一直是不喜欢她的,拿她当叛徒看。
  姜婉望着泥屋上贴着的红色喜联冷笑连连。
  “瑶瑶,你去哪?”
  她记得这柜子里压着一把菜刀,怎么没有了?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