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石头屋事件2

  我闭上了眼睛,有些事,我在逃避,但是却始终没有忘记。
  在我读初中的时候,我爸曾收到过一封信,那封信里也是一张相片。那相片是一具尸体,尸体是趴着的,露出了后腰上的胎记。然后我爸就走了。我妈说,他是去找那人认尸去了。毕竟是亲戚,去看看也是应该的。但是爸爸这么一走,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他失踪了!
  而现在,我在经历的事情,就跟我爸当初经历的一样。
  我妈说,我爸早就死在外面了,她到死的那天都没有原谅失踪的爸爸。但是我心里一直觉得,我爸肯定没死,他只是失踪了,找不到了。给我点线索,说不定我能找到他。我会好好问问他,为什么不回家?为什么丢下我和妈妈?
  我爸的线索,时间太久远了。但是现在,我手里的这几张图,才是就发生在几天前,说不定,我能走着我爸曾经走过的路,找到他。
  “元宵!你怎么哭了?”
  “啊?”我抬起头,就看到米虫递给我一杯咖啡牛奶。
  “就这么几张照片也能看哭?这都什么啊?山林里的石头屋,给原始人住的吗?”
  我赶紧擦擦脸上的泪,还真是哭了。我紧紧拽回了米虫手里的那几张图,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去看看,说不定,我就能找到我爸了。“还我吧,我要开始干活了。谢谢你的牛奶咖啡哦。”
  既然做出了决定,那就好好计划一下。例如,要去那山林需要的装备。我还很用心的百度了一下,买了一堆东西呢。再接着,就是约上朋友。我自己什么水平,我清楚着呢。让我自己去找这地方,说不定我去都去不到。
  我给我那三五好友打电话,发信息,就说约去野外探险郊游。结果,谈恋爱的没空理我,当小老板的不能碍着人家发财。打了两天电话,就没人支A持我一下,还被人语重心长地说:“元宵啊,你也不小了。怎么还想着这些呢。赶紧去相亲,找个男朋友约约。别老大不小的,男人味都没闻过。”
  我被说得,一下就想到了那天被堵在车里,那男人靠近时的味道。低声嘀咕着:“哼!还真闻过男人味。有个男朋友多了不起啊!见色忘友!”
  米虫凑到我身旁,这几天他陆陆续续看着我买东西,听着我联系人,他也知道我的计划了。他就那么一拍胸脯说,他陪我去,给饭吃就行!
  得!人员配备了,接下来就是车子问题。我特别查了一下那地方,尼玛啊,不通车!车子只到镇子上,进村是有路,没车。当地人都是自己家的摩托车跑,很少有外人进去的。那么我们要找到石头屋,我们就要找辆车子。
  我看着停在编辑部门口的那小绵羊,怂了!
  我需要车子!我有驾驶证!对了!我那极品亲戚给我留了辆小奇瑞!
  跟总编请了三天假后,我就提前下班一小时,花了四十块钱,打车去了那修理厂。跟着学徒工,走流程,结了账,拿着小奇瑞的钥匙,上了车,启动,扣上安全带,然后“嘭!”
  我在惊慌中,没有喊出声来,就这么整个人呆在了驾驶座上,脚下紧紧踩着刹车。我要怎么做?我要怎么做?我现在要怎么做啊!
  车顶被人拍了拍:“喂,驾照怎么考的?”
  这个声音有点耳熟,低低沉沉的,配着那特有的淡淡的烟草味,让我缓缓转头看了过去。就在车门外,那男人依旧是工装裤配着T恤。他往里看了看,说道:“档位,驻车!”
  “哦哦。”我应着,这才知道扳了档位。有人在帮助我的感觉,让我冷静了下来。我开始评估着自己现在的情况。我是一脚油门踩重了,自动挡的车子,直接飙了起来,刮到了修理厂的大门。现在,驾驶座这边的门已经完全变形,被卡死了。我出不去了。
  我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时候,副驾驶的门被打开了。那男人说着:“这边,出来!”
  我爸的线索,时间太久远了。但是现在,我手里的这几张图,才是就发生在几天前,说不定,我能走着我爸曾经走过的路,找到他。
  真好!有他在。要不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脑袋里全成浆糊了。我是手脚并用地从副驾驶爬了出来,还脚软的,在落地的时候,扑到了他的身上。
  男人扶住了我,一只手卡住了我下滑的腰。他的手温热,透过薄薄的布料,暖着我发软的腰。
  “站好!人没伤到,怕成这样,还想开车?”男人扶好我,自己钻进了车子里,帮我把车倒了出来。这下,那车子是真的要维修了。
  我就站在一旁看着他,用很巧妙的角度,没有加重车子的损害就把车子给倒出来了。这技术还真不错。要是他能给我当司机,我肯定能找到那石头屋子。这个念头让我一下有了勇气。
  既然做出了决定,那就好好计划一下。例如,要去那山林需要的装备。我还很用心的百度了一下,买了一堆东西呢。再接着,就是约上朋友。我自己什么水平,我清楚着呢。让我自己去找这地方,说不定我去都去不到。
  就在他下车,把车钥匙丢给一旁的小弟的时候,我深吸口气,大声说道:“大哥,我请你跟我出差几天,当司机,一天一百,包吃包住。”
  我一口气说完,还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就怕他直接决绝了。
  一旁接过钥匙的小弟就笑道:“你以为你是谁呢?我们老板......”
  男人抬抬手,让那小弟闭嘴,才说道:“好。你的活,我接了。”
  男人抬抬手,让那小弟闭嘴,才说道:“好。你的活,我接了。”
  “真的!”我惊呼着,跑到他的身旁,“你就不问我,要去哪?”
  男人笑了笑,他笑起来还真他妈好看!“你想去哪,我都能带你去,平安把你带回来。手机给我。”
  好撩!好撩!这男人撩我呢!我就这么头脑一热地把手机递上去了。就这样,我存了这男人的微信,打了辆车,就回去了。车子没拿到,拿到了那男人的名字——周景森。
  在我背着自己的大背包出门的时候,脑袋里也冷静了不少。我这几天都出于一种热血上脑的冲动中。从收到那些相片开始,我就冲动地跟着线索找去了。在决定要去那石头屋的时候,明知道自己考到驾照就没开过车,却也那么冲动地就上了那辆小奇瑞。我明明知道我爸就是看到那张相片找去之后,失踪的。我却还是那么冲动的想要跟着他曾经做过的事情找去。
  等到真的背着大背包,真的要上路的时候,我有点后悔了。要是我这时候说,原地解散,姐不玩了。行吗?
  估计不行!看看米虫吃着我买的包子,还嫌弃我买的不是大肉包的模样。要是我现在说原地解散,他能吃了我。
  我和米虫是在七点十分就等在路边的,等了十分钟也没等到我雇请的修理工司机,倒是看到一辆黑色的豪华大越野停在了我们身旁。车窗降下,司机是一个戴着墨镜的,一身黑色训练服的男人。
  这人也太帅了吧,这是给车子打广告的模特?
  米虫用手肘戳戳我:“这车啊?”
  “啊?啊,上车!”我上了车,第一句就对着司机说道:“亲,一天一百,不加价。我没钱。”
  我一巴掌就打在他的手臂上:“怎么说话的!”
  周景森回过头来,看了我们一眼,说着:“没让你加价。去哪?”
  我把相片递了过去,他就对着那手工地图看了一眼,就说道:“马炮镇!”说完,开车,启程了。
  这什么神仙啊?我看到这地图的时候,还是高德的查了半天才弄清楚这地方怎么去,他就这么一眼!
  我爸的线索,时间太久远了。但是现在,我手里的这几张图,才是就发生在几天前,说不定,我能走着我爸曾经走过的路,找到他。
  米虫咽下最后的一点包子,低声对我说道:“一天一百,元宵,你在哪请的司机?这车子,租的话,一天都不止这个数了吧。你元老板是包吃包住还陪玩陪那啥吗?”
  我一巴掌就打在他的手臂上:“怎么说话的!”
  我眨眨眼睛,就看到站在门口的大帅哥,歪着头,叼着烟,敲着打火机,这脸部的线条,太他妈帅了。让人舔屏的那种啊。
  “可不是吗?就这样的男人,这价,不陪这样那样估计不成吧。”
  “用你管啊?”
  我眨眨眼睛,就看到站在门口的大帅哥,歪着头,叼着烟,敲着打火机,这脸部的线条,太他妈帅了。让人舔屏的那种啊。
  “醒了?”男人叼着烟,声音有点含糊,“下车吧,睡一晚。这里离马炮镇不远了,明天中午之前就能到。”
  车子上了高速,摇摇晃晃,恍恍惚惚,最后午餐也是在服务区吃的。米虫就是个话痨,从秃头总编变态的小爱好,到他家宠物狗从小到大的趣事都能给我说一遍。
  13小时42分?!我看看时间,这是早上的七点三十分,这不吃不喝不休息也要到晚上八九点才能到,何况我们还是人不是机器呢?
  周景森很少说话,就算是在服务区休息的时候,他也是坐在空旷的地方,抽支烟,查查地图。
  这声音也好听。我推开米虫,摇着身子下了车。一秒钟就被惊醒了。我看到一个很恐怖的画面,那红光闪闪的“温泉度假村”几个字,让我脑子一下就清醒了。
  下午开车,正是人最犯困的时候。我和米虫是在后座上靠着迷迷糊糊睡了好久,最后我还是被推醒了。
  我一巴掌就打在他的手臂上:“怎么说话的!”
  “我能不管吗?万一人家心里想的,这就是陪那啥的价呢?你可要小心点,这真要打架的话,我估计打不过他。”
  我只能打开高德地图,让导航的声音化解一下这尴尬。语音里提示着“预计行驶时间13小时42分,高德地图,持续为您导航。”
  我爸的线索,时间太久远了。但是现在,我手里的这几张图,才是就发生在几天前,说不定,我能走着我爸曾经走过的路,找到他。
  车子里的空间说大,其实也就那么点,我斜着眼睛小心翼翼地看了前面周景森一眼。我敢说,他听到我们的对话了。这尴尬的。
  我只能打开高德地图,让导航的声音化解一下这尴尬。语音里提示着“预计行驶时间13小时42分,高德地图,持续为您导航。”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