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石头屋事件1

  工作日下午五点半,我骑着我的小绵羊出现在城郊一家修车厂。
  我,元宵,就要有一辆车了!
  “怎么跟客户说话的?”
  我是《小众旅游》的文编,就是大家通常说的那种,开局一张图,内容全靠编的小编。
  我们家族,很多人后腰窝上,都有这个胎记。
  就我这工作,能有一辆自己的车,我是做梦都能笑醒的。
  我心里吐槽着,你们老板帅不帅关我屁事?我就想知道那车子是不是真的给我了!
  为什么要在修理厂提车?因为这车是我一个极品亲戚送我的二手车!
  二手车我也爱!
  我那极品亲戚真的够极品的,给我快递了一张那啥的照片,那啥,那啥,你懂的。还是重点在后腰的曲线上的那种。
  一开始我还疑惑是不是有人给我介绍对象呢。这社会进步了,介绍对象都不用看脸,直接看那地方了吗?
  不过机智如我,还是从那相片里的人后腰上小线头一般的红色胎记确定,这个人是我亲戚。
  他那双眼睛还紧紧盯着我,就这么看着我的脸,说着:“对不起啊,小弟不太会说话。不过你既然拿着提车单来的,我们可以给你送车过去,你加个代驾的钱就行。”
  我们家族,很多人后腰窝上,都有这个胎记。
  网上说的,开头一张图,内容全靠编,这是真的。我们就是这种全靠编的小编。我看着那三张图,还真是总编喜欢的调调。山林中,夕阳从树林缝隙中斜射进来,映着几座世子屋子上。那些石头屋子相对还是保存的挺完整的,有着一种年代沧桑的感觉。
  相片上还写着个地址。那地址竟然是他家房子。空房子!重点是这个!空房子的桌面上,压着一张有我名字的提车单。
  极品亲戚这是在给我送房子后送车?
  嗯,这样的极品亲戚,请给我来一打!
  天啊,我的手指头似乎又在回忆那个触感了。
  我就这么喜滋滋地,在极品亲戚的关照下,捏着提车单,走进了这家城郊修车厂。
  我说着,拿过车钥匙,把车门打开了。
  这修车厂还是挺大的,一溜的车子,分成了好几个区。穿着工装的师傅都在忙着,接待我的是一个学徒工。
  学徒工一看那单子,就嚷着:“那车子啊,啥毛病都没有。跟我过来!妹子,你是送车来的那人的女朋友吧。”
  我跟在学徒工身后呵呵陪着笑:“是亲戚,亲戚。”
  我没想到会这样。平时我看点男色,私下舔屏而已,这突然就来劲爆上线了,我浑身血液一下都冲上脑子,有种发昏的感觉,脸上也烫得赶紧别开脸。心急了,害怕了,脑子懵掉了,就这么上手推开了他。
  “亲戚?你家那亲戚挺帅的,上次来,迷得我们办公室的会计口水都流出来了。”
  “是挺帅的!”我这刚应着,人家就继续说着,“可惜没我们老板帅,他还比我们老板矮了点呢。”
  我心里吐槽着,你们老板帅不帅关我屁事?我就想知道那车子是不是真的给我了!
  我心里吐槽着,你们老板帅不帅关我屁事?我就想知道那车子是不是真的给我了!
  我心里吐槽着,你们老板帅不帅关我屁事?我就想知道那车子是不是真的给我了!
  这一溜可都是宝马奥迪,甚至那边还有一排的超跑。我口水快流了好吗?
  除了这驾驶证,还有一张地图。手工画的地图!背面写着“来这里”三个字。
  结果,那学徒工把我带到了一辆一看就是年代久远的奇瑞车旁,我额上的黑线啊!
  学徒工把车钥匙递到我面前:“你亲戚说车轮有点晃,我们都检查过了,没问题。车钥匙,你看没什么,就签个字,到办公室结账。”
  “什么?就这么个破车还要我结账?”我都没忍住脚痒,上前踢了一脚那车轮,“我就是来看看车子的,不提车。”
  我说着,拿过车钥匙,把车门打开了。
  一个极品妖艳亲戚,给我快递张那啥的相片,让我继承了他的房子,再找到他的车子,还是个半残奇瑞,他到底什么意思呢?他要真钱多没处花,给我啊,我买个新的......小E就好。
  “怎么跟客户说话的?”
  学徒工就站在我身后,提高了嗓门:“你不提车,你翻什么翻?”
  “我骑小绵羊过来的,开不回去。”
  “你提车,还自己骑个车来,你耍我们呢?”学徒工喊着。
  “怎么跟客户说话的?”
  我正忙着翻找车里的线索,根本就没注意到最后说这话的人。
  翻一翻,看一看,这极品亲戚绝对跟我家挺熟的。我竟然从储物箱里翻出了我的驾驶证!
  我的!几个月前,我小叔说,借我的证给他扣几分的,结果他一直没还我,跟我说驾驶证弄丢了。
  让我自己去补办一下。我确定那大帅比不是我小叔,我的证怎么跑他车上来了?
  除了这驾驶证,还有一张地图。手工画的地图!背面写着“来这里”三个字。
  我忍不住低声说着:“玩我吗?”手工地图这就忍了,还画得歪歪扭扭的,中间一点红圈圈,好像还是没墨的笔画的。
  天啊,我的手指头似乎又在回忆那个触感了。
  这是什么意思?让我去地图上的这个地方?我对这种一步步揭秘的游戏没兴趣,就直接把地图揉成团,丢在了置物箱里。
  拿着我的驾驶证一转身,就看到了一小截从衣服下露出的,有着腹肌的腰,还有那吊在胯上的工装裤,嗯,人鱼线什么的。
  网上说的,开头一张图,内容全靠编,这是真的。我们就是这种全靠编的小编。我看着那三张图,还真是总编喜欢的调调。山林中,夕阳从树林缝隙中斜射进来,映着几座世子屋子上。那些石头屋子相对还是保存的挺完整的,有着一种年代沧桑的感觉。
  目光往上看,一个身材很惹眼的大帅哥,一只手撑着车门,一只手撑着车顶,完全把我堵在了驾驶座上。
  他那双眼睛还紧紧盯着我,就这么看着我的脸,说着:“对不起啊,小弟不太会说话。不过你既然拿着提车单来的,我们可以给你送车过去,你加个代驾的钱就行。”
  这声音挺好听的,这身材挺不错的,这张脸也可以,这味道,嗯,有点淡淡的烟味。什么都好,就是我没钱!
  我应着:“我车我不取,你们还是等送车来的人过来吧。”
  “美女,”男人低下头来,那种陌生的男人的气息扑过来,让我脸烧了起来,不自觉地往后靠了靠,
  “你来都来了。单子上是你名字,驾驶证是你本人,你不取车的话,麻烦你把账结了。车子从送来,检查,确定情况到预约取车。这期间不收费,超过一天也不收,超过两天,对不起,一天五十块。”
  “车子不是我送修的,你们自己找那人去。”
  “他留的就是你的名字!我们不找你找谁?”
  我没想到会这样。平时我看点男色,私下舔屏而已,这突然就来劲爆上线了,我浑身血液一下都冲上脑子,有种发昏的感觉,脸上也烫得赶紧别开脸。心急了,害怕了,脑子懵掉了,就这么上手推开了他。
  “或者你们可以选择报警。”我很真诚的建议着,“让开,我要下车!”
  我在看到那地图的时候,脑袋里一下懵了。那地图我见过!就在昨天,就在那辆小奇瑞上,就我那极品亲戚夹在我驾驶证里的手工地图。就连那上面的红圈圈都是一样的,快没墨的那种红笔划出来的。
  男人本来靠着车门就很近,我这为了表示自己真的要下车,转过身,伸伸腿,本以为,他会避让开。但是没想到,他就是一步没让,我的鞋底就这么擦过了他的小腿。
  这腿都伸了,也不好再收回来吧。一时间就成了,我侧身坐在驾驶座上,双腿踩在地面上。而他还堵在车门前,这种小奇瑞本来就矮,他身高又高,腿又长,这高度,我的脸前面十五厘米就是他的裤拉链了。
  ***
  我没想到会这样。平时我看点男色,私下舔屏而已,这突然就来劲爆上线了,我浑身血液一下都冲上脑子,有种发昏的感觉,脸上也烫得赶紧别开脸。心急了,害怕了,脑子懵掉了,就这么上手推开了他。
  那男人还是很给面子的,顺着我的力道让开了脚步,只是我的头顶上传来了他低沉的笑声。
  刚才手指推出来的感觉,好像不太对。所以我是抱着我的包,低着头,直接就跑出这家修理厂,匆匆上了我的小绵羊就跑了。
  手指头上那种特别的感觉,久久没有消散,我都用酒精消毒液,搓了好几次了,也没搓走那个感觉。就是那么一推的时候,好像,手指推过去的地方,正好是,嗯,是他,嗯,软中带硬的那块。
  不行,不行,不能想了,再想下去,一整夜不用睡觉了。
  ***
  周三,早上去到办公室的时候,这牛奶咖啡还没泡上呢,还没把前一天那一层套一层的连环揭秘跟米虫说清楚呢,总编的办公室门就打开了。
  我心里吐槽着,你们老板帅不帅关我屁事?我就想知道那车子是不是真的给我了!
  我和米虫同时抬头看去,从总编办公室走出来的那人?
  米虫用胳膊肘戳戳我:“大帅比哦。身材真好!我猜他有六块腹肌。”
  “嗯,还有人鱼线。”在那男人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我赶紧避开了脸。他那张脸,哪种阳刚的帅气,可不是现在街边的小鲜肉能比的。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那男人就是修理厂的人。
  出了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工位上,我再次翻看那几张图片,别说,一看就是专业摄影,光线处理很好。不对!相片后面有地图!
  他这是怕我不按着他的地图走,来个双保险?
  “人家快递过来的,谁拍的重要吗?反正都是编出来的,你还想着找个人给你说个故事,你直接写出来?那还要你来干嘛?”
  我没有想什么凄美的故事,而是放下了手里所有的东西,好好串一串,这几天的事情。
  米虫真是个猪队友,还特意侧过身,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你怎么知道他有人鱼线?”
  我正想着怎么化解尴尬的时候,他走了!就这么从我身旁经过,走掉了。总编就站在办公室门口喊着:“元宵,进来!安排任务!”
  我就随口问了一句:“这图哪来的?是在什么地方拍的?能采访摄影师几分钟吗?”
  我在看到那地图的时候,脑袋里一下懵了。那地图我见过!就在昨天,就在那辆小奇瑞上,就我那极品亲戚夹在我驾驶证里的手工地图。就连那上面的红圈圈都是一样的,快没墨的那种红笔划出来的。
  我抿抿唇,好吧,我就是那个瞎编的小编,我干活去了。
  网上说的,开头一张图,内容全靠编,这是真的。我们就是这种全靠编的小编。我看着那三张图,还真是总编喜欢的调调。山林中,夕阳从树林缝隙中斜射进来,映着几座世子屋子上。那些石头屋子相对还是保存的挺完整的,有着一种年代沧桑的感觉。
  天啊,我的手指头似乎又在回忆那个触感了。
  我在看到那地图的时候,脑袋里一下懵了。那地图我见过!就在昨天,就在那辆小奇瑞上,就我那极品亲戚夹在我驾驶证里的手工地图。就连那上面的红圈圈都是一样的,快没墨的那种红笔划出来的。
  “怎么跟客户说话的?”
  我赶紧收拾一下,就走进了总编办公室。总编直接丢给我三张图片,说着:“看着图,编个凄美的故事。下班前,发公众平台去。”
  这修车厂还是挺大的,一溜的车子,分成了好几个区。穿着工装的师傅都在忙着,接待我的是一个学徒工。
  好死不死的,那男人正好经过我们身旁,就听到了这句话。我肯定他听到了,他还特意停下脚步,看了我两眼。
  “怎么跟客户说话的?”
  其次,对方在快递给我照片的同时,给我那秃头总编也快递了一张符合秃头总编喜好的图片,也画上了地图。
  首先,我收到了我极品亲戚的那啥照,胎记确定是我亲戚。再从那快递相片,找到了他家里,再找到了车子,再找到了地图!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