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有人闹事!

  “住手!”云梦熙大步走了出来,面对持械的大卷毛等人,她竟一点惧意都没有,这也让苏不弃有些意外。
  “怎么了?”看到艾桃慌张的神色,云梦熙立即起身,黛眉微微蹙起。
  艾桃解释:“有人来闹事,咱们的保安挡不住了。”
  “你把厂里的男工全部召集起来,其他人跟我走。”云梦熙迈开两条修长的美腿,火急火燎地走出办公室。
  云梦熙秀眉微蹙,三十年前……他连受精卵都不是,就敢胡说八道占人便宜。
  “什么情况这是?”苏不弃懵逼不已,不是还没面试呢吗?
  “打你呀。”苏不弃理所当然地道。
  但他还是疾步跟了上去。
  很快,到了楼下大堂,乱成一团。
  李大嘴已经被大卷毛的人打趴,刚才面试的素颜MM金雨荷护在他的身前,一脸无助。
  天禄酒业位于闽东的老工业园区,管理比较松散,工业园区的保安都是一些老弱病残,天禄酒业的保安人数太少,加上李大嘴总共五人而已。
  其他两个今天轮休。
  之前李大嘴带领的两个保安刚刚被苏不弃教训一顿,战斗力还没恢复呢,就见一个大卷毛带着十几个人持棍冲杀过来,瞬间就被扑倒在地,哭爹喊娘地大叫。
  李大嘴已经被大卷毛的人打趴,刚才面试的素颜MM金雨荷护在他的身前,一脸无助。
  看到这种情景,苏不弃似乎明白,为什么刚才李大嘴会拦着他了。
  敢情他跟金雨荷认识啊!
  为了金雨荷能够顺利通过面试,少几个竞争对手,便把其他面试者拦在门外。
  大卷毛已经攻入天禄酒业行政大楼的大堂,前台的服务人员吓得四处乱窜。
  “住手!”云梦熙大步走了出来,面对持械的大卷毛等人,她竟一点惧意都没有,这也让苏不弃有些意外。
  大卷毛右手持棍,轻轻在左手心拍打,淫邪地看着云梦熙,表情玩味:“小妞儿,长得不错嘛,这小身段要是到场子里,一准是个头牌。”
  云梦熙秀眉反感地蹙了一下,冰冷地问:“你们干什么的?”
  大卷毛笑了笑,不可置否。
  “你是这儿的负责人吧?乖乖接受黄封集团的收购,否则我们天天过来闹事,闹到你们公司倒闭为止。”
  “你们是黄封集团的人?”
  大卷毛笑了笑,不可置否。
  此刻艾桃从行政大楼旁边的酒厂带了十几个男工过来,站在云梦熙两边,跟大卷毛形成了对峙。
  眼见苏不弃瞬间就被大卷毛的人包围起来,云梦熙有些紧张,虽对这家伙刚才肆无忌惮地看她有些厌恶,但毕竟是来面试的,要在她公司出了什么事,跟人家属也没法交代。
  然而大卷毛一点都不打怵,嚣张地扫视众人:“我可告儿你们,我们可是黄封集团黄宝利黄总的人,以后他要收购了天禄酒业,你们的饭碗能不能保得住,就看你们怎么做了。他一句话,别说天禄酒业,你们在整个行业都混不下去。还有我卷毛哥也不是好惹的,你们都有家人和朋友吧,可别逼得我去找他们。”
  轻描淡写几句威胁,这些男工都耷拉着脑袋。
  黄封集团是闽东业内最大的公司,不是小小的天禄酒业可以比的,这些男工心里都认为天禄酒业迟早会被黄封集团收购,现在的问题不过是价钱没谈妥而已。
  因为公司要被收购,他们就得吃黄宝利的饭,得罪黄宝利的人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而且这个大卷毛一看就是混社会的,要是被他报复,连累家人和朋友也不值当。
  没人敢动手,大卷毛越发跋扈,大笑:“怎么样小妞儿?要么跟我走一趟,黄总还等着你签字呢,要么……”他眸色一凛,透出一抹寒芒,“我砸了你的公司!”
  “光天化日,你们有没有王法?”云梦熙因为愠恼,一张秀脸涨出了胭脂色。
  “王法?”大卷毛像是听到多么好笑的笑话似的,更加夸张地笑了起来,“老子就没有王法了,你们能拿我怎么着?一群弱鸡,老子就站在这儿,你们敢动我吗?”
  话音一落,一道身影从云梦熙视线里闪过去。
  啪!
  眼见苏不弃瞬间就被大卷毛的人包围起来,云梦熙有些紧张,虽对这家伙刚才肆无忌惮地看她有些厌恶,但毕竟是来面试的,要在她公司出了什么事,跟人家属也没法交代。
  清脆的巴掌声。
  苏不弃一记耳光结结实实地落在大卷毛脸颊。
  云梦熙愣住。
  大卷毛也愣住。
  半晌,大卷毛回过神来,暴怒:“恁母个操,你谁呀?”
  “刚才不是说没人敢动你吗?我就动了,老子就站在这儿,你们能拿我怎么着?”苏不弃搬用大卷毛刚才的话,淡定地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
  如此嚣张的做派,直接激发了大卷毛的脾气,把手一挥:“MD,打他!”
  大卷毛身后十几个人持棍扑来,艾桃惊慌失措,急忙护着云梦熙往后退开几步,叫来的男工仍旧护在两边,但他们不敢上前动手。
  眼见苏不弃瞬间就被大卷毛的人包围起来,云梦熙有些紧张,虽对这家伙刚才肆无忌惮地看她有些厌恶,但毕竟是来面试的,要在她公司出了什么事,跟人家属也没法交代。
  何况这么多人都被大卷毛吓得不敢做声,就他一个人敢站出来,相互对比之下,他的形象顿时显得高大许多,云梦熙对他厌恶渐消,开始担心他的安危。
  “走转起伏身似水,纵横交错翻如燕!”
  十二根木棍交加而至,苏不弃的身影竟从棍影之中利落地穿梭出去,双手并不闲着,或拳,或掌,或砸,或挂,十几个人片刻之间向外跌去。
  大卷毛笑了笑,不可置否。
  这也是苏不弃自身力量不够,否则换做霍去病出手,这些人该被打飞出去。
  但就算这样已经让众人震惊了,以一当十,而且干净利落。
  大卷毛手里抓着木棍,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招了招手:“过来。”
  “打你呀。”苏不弃理所当然地道。
  ——
  一棍要在苏不弃头顶劈落,苏不弃只是微微侧身,一棍便劈了个空。
  云梦熙秀眉微蹙,三十年前……他连受精卵都不是,就敢胡说八道占人便宜。
  苏不弃摘下嘴上的香烟,朝他喷了一口烟雾。
  辱及父母,身边还有这么多小弟在看着,大卷毛若再不出手,只怕以后在小弟面前没了威信,爆了一声粗口:“MD,老子弄死你!”举棍扑去。
  “小子,你知道我谁吗?”
  大卷毛见他身手了得,一看就是练家子,天朝自古尚武,武道门派众多,没得是惹上了武者了,为了搞清楚对方身手,大卷毛弱弱地问了一句:“你……你谁?”
  不过艾桃却觉得这小子说话挺逗的,占人便宜还能占得这么一本正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但看了怒容满面的大卷毛,又急忙掩住了嘴。
  “这得回去问你妈了,三十年前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唉,也是我一时糊涂,没克制住啊,才有了你。”苏不弃像是回忆往事似的,深深地叹了口气。
  苏不弃轻轻一笑:“你又知道我谁吗?”
  “干……干嘛?”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