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奉命处对象

  “是这儿了!”
  苏不弃抬头望向一栋大楼上方的招牌,四个鎏金大字:天禄酒业。
  老头子这次交代的任务跟往常有些不同,不是窃取情报,也不是杀人,而是让他过来处对象。
  这个对象是老头子的女儿,从小就把她丢在了孤儿院,二十年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女儿估计都不认识他了。老头子知道女儿恨他,不敢跟她相认,于是曲线救国,让苏不弃接近他女儿,娶她过门,达到一家团聚的目的。
  本来苏不弃是不想接这么无聊的任务,但架不住老头子一哭二闹三上吊啊,跟个怨妇似的,搁谁谁受得了啊。
  因此,他只有接下这个任务。
  说是接下这个任务,苏不弃却也没打算去执行,老头子长得就跟鬼似的,他女儿估计也好看不到哪儿去。
  里头的办公室,走出一个垂头丧气的男人,估计是被pass了,接着一个穿着职业套裙的年轻女人出来:“下一位。”
  他就过来瞄一眼,确认过眼神,知道她长什么样,以后她若有什么危险,看在老头子的面上,及时伸以援手就可以了。
  翻过一道道闸门,堂而皇之地走进天禄酒业的办公大楼,保安亭的保安都傻眼了,我去,这哥们儿当他们是摆设吗?
  保安队长李大嘴当即就怒了,带着两个保安跑了出来,叫道:“喂,你干什么的?”
  “你们这儿有一个叫云梦熙的吗?”
  “她是我们总裁,你是谁呀?”李大嘴怒气冲冲地问。
  在没确定云梦熙长相之前,苏不弃不敢暴露自己是她未婚夫的身份,万一云梦熙是只恐龙妹,非他不嫁,他跑都跑不掉。
  李大嘴叼上一根香烟,等着两个手下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送到自己跟前,好好教他怎么做人。
  “我是来面试的。”进来的时候,苏不弃看到门口放着一个招聘牌子,随口说道。
  “面试?”
  李大嘴阴沉地冷笑了两声,把手一挥,身后两个保安上前把他前后堵住。
  苏不弃乜斜地看他一眼:“兄弟,几个意思?”
  “你是自己走,还是我们请你走?”
  “只怕你们请不动。”
  “哟呵,信不信老子打得你站不起来?”
  苏不弃淡淡地道:“不信。”
  “卧槽!”
  李大嘴把手一挥,两个保安一前一后地扑向了苏不弃。
  他们都是退伍军人,身体素质很强,看着苏不弃只有二十左右的年龄,偏瘦,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李大嘴叼上一根香烟,等着两个手下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送到自己跟前,好好教他怎么做人。
  只听两声惨叫,李大嘴的打火机刚掏出来,两个保安就已飞了出去,然后重重地摔到地面。
  其中一个哥们儿还是脸朝下,亲密地吻着大地,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吻断了一颗门牙。
  李大嘴硕大浑厚的嘴唇抖了一下,香烟掉了下来,默默地向后退去。
  “就这么点战斗力,还想打得我站不起来,哥们儿,你是在搞siao吗?”苏不弃神色讥诮。
  “哟呵,信不信老子打得你站不起来?”
  李大嘴有些尴尬,生硬地挤出一丝微笑:“兄弟,有话好好说……你……你别过来,啊!“一声惨叫,李大嘴身体在半空划出了一道漂亮的抛物线,砸在道闸门上面。
  苏不弃大摇大摆地走进办公室,一见坐在大班椅上的人,目光直接锁定中间的主面试官云梦熙身上。
  看也不看一眼,苏不弃潇洒地扭头而去,转身进入大堂。
  ……
  打听清楚,面试是在三楼,而且这次面试的主面试官是天禄酒业的总裁云梦熙。
  随着指示牌,走进一间办公室,大厅之中坐着三人,两男一女。
  两个男人都在四五十岁之间,那个女的只有二十出头,清汤挂面,很素,这年头不化妆就敢出门的女人很少,几乎都不能看,但她是个例外。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
  古典的容貌,天生丽质。
  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和蓝色的七分牛仔裤,身体的曲线很诱人。
  看得出来,她有一些紧张,手里紧紧抓着她准备好的履历。
  该轮到苏不弃了,等了半天,不见套裙美女出来叫他,他就只好上前敲门。
  里头的办公室,走出一个垂头丧气的男人,估计是被pass了,接着一个穿着职业套裙的年轻女人出来:“下一位。”
  苏不弃大摇大摆地走进办公室,一见坐在大班椅上的人,目光直接锁定中间的主面试官云梦熙身上。
  等候的男人之中起来一位,走了进去。
  一会儿工夫,他就出来了。
  另外一个男人进去,也没待多久就出来了。
  素颜MM就更紧张了,苏不弃递了一根香烟过去:“别紧张,抽根烟淡定一下。”
  保安队长李大嘴当即就怒了,带着两个保安跑了出来,叫道:“喂,你干什么的?”
  “我不抽烟。”无语了都,哪有给女孩儿递烟的?
  套裙美女又出来叫道:“金雨荷,到你了。”
  名叫金雨荷的素颜MM进去。
  不久,出来,笑颜逐开,想是通过面试了。
  苏不弃过去跟她道喜,她轻轻点头,道了声谢,扭着细腰脚步轻快地离开。
  该轮到苏不弃了,等了半天,不见套裙美女出来叫他,他就只好上前敲门。
  保安队长李大嘴当即就怒了,带着两个保安跑了出来,叫道:“喂,你干什么的?”
  他倒不是真想来面试,只是想跟云梦熙确认一下眼神,而且已经做好了被亮瞎24K钛合金狗眼的准备。
  “干嘛的?”套裙美女开门,看他一眼,问道。
  “面试的。”
  “来都来了,总要给我一个机会的嘛!”说着苏不弃径直往里走去,自来熟似的。
  “哦,对不住,名额我们已经定下了。”
  “来都来了,总要给我一个机会的嘛!”说着苏不弃径直往里走去,自来熟似的。
  我去,这就是老头子的女儿?
  “我不抽烟。”无语了都,哪有给女孩儿递烟的?
  ——
  “桃姐,外面是谁?”办公室里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
  “先生……”
  精致的五官,此刻愠容云集,双目似有寒光,冷冷地注视着他,似乎对他肆无忌惮的目光有些不满。
  当下,苏不弃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不走了,他要留下来执行老头子的任务,他这一双勤劳的双手也是时候找个人来替代了,这些年太辛苦了。
  套裙小姐想拦已经拦不住了。
  但他不能告诉云梦熙自己是老头子的人,据老头子说,云梦熙一直憎恨这个从小抛弃她的父亲,直露身份对他的行动很不方便,将会阻碍进程,于是他只能假扮成一个普通的人。
  从遗传学的角度来说,有些不合常理啊!
  现在苏不弃都有一些怀疑,当年老头子是不是被绿了,这是他亲生的吗?
  一双白皙纤长的美腿交叉起来,,从很短很窄的黑色一步裙底下露出来,往上看,标准的A4腰,小腹平坦,再往上便夸张得有些不像样。
  “小云总,还有一个面试的。”艾桃赶忙跟了进来。
  还没开始面试,艾桃忽然接了一个电话,紧张地对云梦熙道:“小云总,不好了,出事了。”
  苏不弃大摇大摆地走进办公室,一见坐在大班椅上的人,目光直接锁定中间的主面试官云梦熙身上。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