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叶芽迷迷糊糊的回了一声:“一百来块吧,你呢?”
      叶芽拎着东西回家,少不得被赵月梅骂:“出门不知道跟你奶说一声,你是哑巴了,你是死人吗?一个两个的没有一个省心的。”
  ——
  叶芽低着头将篮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在堂屋的黑漆杉木地桌上道:“就去了趟大队,卖了点野菌,我这么大个人了,还能丢了不成。”
  赵月梅看着她买回来的东西,鼻子一酸再也骂不出来了。
  半响才道:“十五岁能有多大,翅膀还没有硬能嘴就开始硬了,老娘说什么你听着就是,以后晚上早点回来,少在外头乱跑。”
  山里头的人说简单也简单,坏人倒是没有,可是那坏心眼子的可不少。
  不是赵月梅自夸,她两个闺女本来就长的好,这上学就不说了,等九月份开学不去上学,估计就有人动心思了。
  她肚子不争气,就生了这么两个闺女,家里外头都说不起话硬气不起来。如今闺女长大了,只要两个听话,她就能挺直了腰杆说话。
  叶芽迷迷糊糊的回了一声:“一百来块吧,你呢?”
  满村子多少男娃儿说不上媳妇的,就没有姑娘嫁不出去的。要不是为了给叶家传宗接代续香火,她的眉眉和芽芽嫁到城里当居民也是有可能的。
  叶芽不知道她妈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打了洗脚水冲了脚就拖着那粘了几回的塑料凉鞋进了屋。
  屋里头一张一米五宽的木板床,是姐妹俩从小睡到大的地方。
  草泥墙上用花花绿绿的书纸糊了一层,床对面靠着窗口的地方放着一个写字台,那还是赵月梅结婚的时候叶家找人做的,后来姐妹俩上学就搬过来,既能放东西,又能趴着写字。
  “今儿卖了多少钱?”
  头顶挂着一个十瓦的白炽灯,发出橘色的光。
  叶眉早就在床上躺着了,见叶芽进屋,她又坐起来。
  叶芽也不避讳她,从口袋里头掏了前出来,然后从铺草下面摸出一个信封,小心翼翼的将钱放了进去,然后又塞进草下面。
  ——
  “今儿卖了多少钱?”
  叶芽脱了衣裳,穿着小背心上了床,伸手拽着床头的灯绳熄了灯,躺下来才回答:“不多,十几块钱。”
  叶眉回了一句:“那也比没有强,这两天地里不忙,明天让爸妈自己去割猪草,咱们俩一起走远一些,说不定能多捡一点,过了这几天就少了。”
  山里头的人说简单也简单,坏人倒是没有,可是那坏心眼子的可不少。
  叶芽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嗯的应了一声。
  半响都没有说话,她都快睡着了的时候又听见叶眉的声音:“芽芽,你攒了多少钱了?”
  叶芽迷迷糊糊的回了一声:“一百来块吧,你呢?”
  “差不多,也就那么点。”
  说完就再也没声音了,叶芽跑了一天,乏的很,一觉就到了第二天,听见外面有动静,天已经麻麻亮了 。
  姐妹俩麻利的起身,叶建洪也刚刚起身,叶芽出屋的时候他正在房檐下面洗脸。
  叶芽凑过去道:“爸,这几天不忙,你跟妈打猪草吧,我跟姐姐去捡菌子,过几天就过季了,没有了。”
  叶建洪点点头:“去吧,你们俩注意一点,树林里野蜂子多的很,还有长虫,拿个镰刀在手上 。”
  山里头的人说简单也简单,坏人倒是没有,可是那坏心眼子的可不少。
  叶芽得了他的话,洗了把脸,在菜园子里摸了两根黄瓜,挎着篮子拿着镰刀欢欢喜喜的跟叶眉出了门。叶家房后面就是山,南山坡。
  淫羊藿好割,松林下面挨着荒地的坎子上密密麻麻到处都是,但是这东西不压秤,好大一捆晒出来也不一定能有一斤。
  山虽然不算陡峭,却挺高的,绵延起伏的不知道尽头是哪里。
  叶家在半山腰有地,所以叶芽姐妹俩对这一代很熟悉。
  一路上遇到不少人,有叶家沟的,还有上河里李家那些孩子媳妇。
  这个季节都闲着,能上山划拉点东西自然都要来的,贴补家用,谁也不嫌自家钱多啊!
  叶眉和叶芽在林子里乱窜,一大早上了也就捡了几朵。
  “芽芽,捡这玩意儿的人太多了,咱们去老林窝吧!”
  叶芽本能的摇头:“不去,那边有死人,阴森森的,我听人家说先前杨家湾那边有人死了孩子,直接用木头匣子装了丢老林窝里头。”
  “出息,大白天的能有什么呀!上学白上了?哪有那么多神啊鬼啊的?去不去?不去我自己去了。”
  叶芽不敢去,忙摇头:“你去我也不去,我就跟着山路走,大不了走远一点。”
  再大不了,她捡不到菌子她可以去挖淫羊藿,七月了,花都败了,往年再过不久就有人来收。
  屋里头一张一米五宽的木板床,是姐妹俩从小睡到大的地方。
  她眼睛一亮,突然觉得自己真傻,干嘛要跟这么多人去抢菌子呀,她可以早几天去挖淫羊藿,先晾晒着,反正年年都有人来收的。
  心中打定了注意,看着叶眉自己钻进林子没有了人影,她喊了两声也没有回应,约摸是生气了。
  她摸了摸鼻子扭头朝松林下头的荒地走去。
  淫羊藿好割,松林下面挨着荒地的坎子上密密麻麻到处都是,但是这东西不压秤,好大一捆晒出来也不一定能有一斤。
  但是四块钱一斤也不便宜。
  王奶奶笑眯眯的看着小孙女,她的孙女最好,比人家那些小子强多了。
  她回来的早了,却没有想到叶眉比她回来的更早。
  心中有些遗憾,要是出门背了背篓就好了,肯定不至于就带这么一点回去。
  这个季节都闲着,能上山划拉点东西自然都要来的,贴补家用,谁也不嫌自家钱多啊!
  叶芽忙完折腾了一身汗,取了盆子进厨房舀水,刚刚进堂屋差点跟匆匆从里面出来的叶眉撞上了。
  ——
  叶芽没有注意她的话,将药草放在房檐下,回屋取了竹席出来铺在太阳下面,将淫羊藿解开铺在上面晾晒。边忙活边跟奶奶说闲话:“捡菌子的人太多了,我就想着,趁收淫羊藿的人还没有来,先割一茬晒着,今年也不知道什么价,反正最近不忙,先晒着。”
  “姐,你这么早就回来了?”
  ——
  她手脚麻利的很,很快就割了一大堆,等到太阳完全翻过山顶的时候她估摸着差不多了就去割草绳子,把淫羊藿捆成一小捆一小捆的,然后再用藤条缠在一起,弄成两坨,砍了手臂粗的一根棍子挑着药草拎着篮子下山。
  王奶奶在房檐下缝衣裳,叶芽喊了一声,她抬头眯了眯眼睛人影才清晰起来:“你们姊妹俩今天回来的倒是早。”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