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想在山里呆一辈子

  “妈,你们到底在干啥?有啥话不能坐下来好好说?”
      七月的天是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太阳一出来就火辣辣的,在外面顶着太阳干活,身上就跟火烤一般难受。
  两条腿被压的走着下坡路一直微微打颤,身上的衣裳早就汗湿透了,额头前面的碎发汗湿的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
  叶芽吃力的背着一背篓猪草小心翼翼的踩着脚底下的羊肠小道朝家里走去。
  上山容易下山难,尤其是还背了那么重的东西。
  那背篓里的猪草冒出来老高一截,堆的跟小山似的,从后面看去,只能看见路上两只不断挪动前行的脚,根本就看不见她人。
  两条腿被压的走着下坡路一直微微打颤,身上的衣裳早就汗湿透了,额头前面的碎发汗湿的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
  “说什么翅膀硬了都想飞了,让我安分一些,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过一二年有合适的招个上门女婿,好给老叶家传宗接代。我今年才十五,过两年我才多大,合着生了我就是给他们传宗接代伺候他们的?”
  山下的树荫中间,草泥墙的瓦房起起落落,叶芽的家就在山下面,靠着这南山坡,这会儿她抬眼就能瞧见自家的房顶。
  两条腿被压的走着下坡路一直微微打颤,身上的衣裳早就汗湿透了,额头前面的碎发汗湿的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
  房顶上面炊烟袅袅,不知道是大姐叶眉还是妈妈赵月梅先到家了。
  医院也没有去,没有钱去。后来外伤好了,正常走路可以,却不能用力,一用力就疼。
  叶芽到了院子里,将背篓放在房檐下,坐在地上半响才缓过一口气,只是站起身,两条腿还有点打颤。被汗水浸透了的后背这会儿被那山风一吹,惊起阵阵凉意,却让人觉察不出来舒爽,黏糊糊的贴在后背上。
  对着房檐下拄着拐杖撵鸡的奶奶王老太打了个招呼,然后将外套里头兜的野菌子倒进了篮子里拿去了阴凉处放着。想着等下午再上山一趟,怎么也得凑够半斤,好歹卖个酱油醋的钱回来。
  太少了,得再有一些跑一趟大队才划算,但是放着又会少秤,真是恼火。
  放好了之后才又出来拿了盆子进屋舀水洗手。
  赵月梅在灶房里头烧火,却没有见叶眉,叶芽往盆子里舀水的空档问了一句:“妈,我姐呢?还没有回来?”
  赵月梅的脸上不怎么好看,叶芽也没有在意,自从她爸叶建洪腿不好了之后她就没见她妈脸色好看过。
  “在屋里怄气呢!我是上辈子杀人了,生了你们这些讨债鬼!”赵月梅说话带了气,叶芽脖子一缩没有再说话,撇了撇嘴抬着盆子去了外头。
  哪知道还没有出堂屋,叶眉就从屋子里头冲了出来对着赵月梅一通吼:“有本事你别生啊?我让你生我了?我上辈子才杀人了,投胎投到你肚子里,我当个猪都比当人强!”
  叶芽手嘴里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忙将盆子放下,进去拉叶眉,没有想到还是晚了一步,赵月梅从面前抽起一根柴火棍子就朝叶眉身上抽去:“我打死你这个不省心的,翅膀硬了是吧?能对着我吼了是吧?”
  医院也没有去,没有钱去。后来外伤好了,正常走路可以,却不能用力,一用力就疼。
  叶芽扯着叶眉就想往外走,叶眉却不愿意动,站在那里就跟一头发狂的小兽一般:“来啊,你打啊!你打死我算了,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哪知道还没有出堂屋,叶眉就从屋子里头冲了出来对着赵月梅一通吼:“有本事你别生啊?我让你生我了?我上辈子才杀人了,投胎投到你肚子里,我当个猪都比当人强!”
  赵月梅气的狠了,当真就抽了下去。夏天穿的单薄,一棍子下去腿上就肿起老高一条印子。
  太少了,得再有一些跑一趟大队才划算,但是放着又会少秤,真是恼火。
  叶芽一把抱住叶眉,替她挡了一下,棍子抽在她大腿后面,疼的她忍不住龇牙。
  “妈,你们到底在干啥?有啥话不能坐下来好好说?”
  赵月梅看着抽到了叶芽,手上的棍子就再也抽不下去了。
  叶眉见妹妹替自己挨了那一棍子,再也没法跟赵月梅吵了,边哭边拉着叶芽朝屋子里走。
  身后传来赵月梅的哭声也没有让她的脚步停顿一下。
  叶眉和叶芽是双胞胎,从小就住在一起,住的是堂屋右边的吊脚楼。
  下面扑的木板子,上面也是木板子,都是叶建洪自己弄的,不说精细,只能是铺满了人走起来稳当,下面猪圈里头的味道窜不上来。
  叶眉拉着叶芽进屋,吸了吸鼻子抹了一把眼泪扯了她道:“转过来我看看,打哪里了?你傻啊,挡在我前面干啥?疼不疼?”
  叶芽摇头,疼啊,当然疼了,挨打哪有不疼的,可是叶眉挨的那一下比自己还重呢!
  叶芽低头,她也不想,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姐,你这是咋了?咋又跟妈吵起来了?”她们俩是双胞胎姐妹,就差不到半个小时,两个人就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却是两种迥然不同的性格。比如她自己,从来就是个温吞性子,逢人就带笑,永远都是温和的。再比如叶眉,明明和她长的一模一样,却是个火爆的,跟炮仗似的一点就炸,主意又大,吃不得半点亏。
  “我也不想吵,我们通知书下来了,爸腿不好没钱供我们继续念我也认了,早上我在地里就说了一句,说是在家里种地没有钱,不行我就出去打工,他拿着锄头撵了我一地。妈不拦着,还一起说我。”
  “说什么翅膀硬了都想飞了,让我安分一些,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过一二年有合适的招个上门女婿,好给老叶家传宗接代。我今年才十五,过两年我才多大,合着生了我就是给他们传宗接代伺候他们的?”
  叶芽听她这么一说心里也难过起来,鼻子发酸。
  她们姐妹俩从小成绩就好,她真的是特别,特别的想继续读书。可是家里条件不允许。
  “姐,你别再跟他们倔了,他们说他们的,你假装没有听到。我们才十五,现在满二十才能结婚,他们也就是说说而已。”
  她爸叶建洪出门打了三年的工,年年都要不到钱,家里开销全靠赵月梅一个人种地养几头猪撑着。
  一家人的担子全部落在了赵月梅身上,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去年年底还是没有能要到钱,回来的时候连路费都没有,还是爬货车回来的 结果到站人家车不停,他就跳车,腿擦在铁轨上了,被人送回来的时候一条腿血肉模糊的简直不敢看。
  ——
  医院也没有去,没有钱去。后来外伤好了,正常走路可以,却不能用力,一用力就疼。
  叶芽低头,她也不想,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所以念完初三,拿了初中毕业证,她们俩就再也没法去上学了,她将高中录取通知书悄悄的放在箱子底,就怕自己看见会更难过。
  叶眉却跟她想的不一样:“芽芽,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们一旦不去上学,在家里呆一年半载的,肯定有人要上门说亲。招女婿,有出息的男娃儿哪个愿意给人当上门女婿。我就算不念书了,也不想一辈子就按他们想的那样过。我一定要出去,我不想在山里呆一辈子,穷一辈子,苦一辈子。”
  叶芽低头,她也不想,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