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唐老重病

   姜天离开病房,路过一个病房门口,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恸哭之声。
  姜天拉住一个小护士问道:“怎么有人哭啊?”
  “估计是唐老要走了吧,唉,真是可怜啊!”小护士感慨地说道。
  是以唐家贵为林州第一望族,比柳家吴家等家族都要强势许多。
  “唐老?”
  “唐国柱啊,是一位武术高手,曾经担任岭南军部猛虎特战大队的教官,将南派的咏春、洪拳、蔡李佛拳融入军体拳擒敌拳之中,为南派武术传播立下汗马功劳,闻名世界的功夫明星李龙你知道吗?就是他的师弟。”那小护士满脸崇敬之色地道。
  此时,忽然站在陈济世身后的一个青年,满脸嘲讽地嘿然一笑道:“我当是谁,这不是疯子姜天么!”
  “哦,是他啊!”姜天微微颔首。
  “唐老不仅武功高强,而且急公好义,组建了一个武道慈善基金,资助上百位失学儿童,在林州民间德高望重,很受人爱戴的!”小护士微微动容。
  唐老,武术大师,门下弟子遍布华夏。
  他指导过不少军中兵王,威望极盛,能与岭南军部领导平辈论交,把酒言欢。
  是以唐家贵为林州第一望族,比柳家吴家等家族都要强势许多。
  “嗯,我听说过,武道大师、猛虎教官……他可以说是建国后林州第一的名人了!”姜天点点头,转头看向病房内。
  只见病床旁边一个长得甚是漂亮的女孩,正哭得梨花带雨。
  旁边,一个中年美妇人,也泪流满面,轻声安慰着那女孩。
  病房里,站满了人,一个个气场庞大,看穿着打扮,非富即贵。
  病床上,躺着一位满脸老人斑的老者,双眸紧闭,容颜苍白枯槁,颧骨高高地凸起,似乎吊着一口气,若是吐出这一口气,便会撒手人寰。
  “陈神医,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吗?就是再延续三个月,等唐二爷从京城培训回来也好啊!”
  正在所有人都绝望之时,门口,一声轻喝传来。
  一位一身正装的青年,满脸愁容地对一位身穿长衫的老者,沉声说道。
  “魏警卫,请恕老朽爱莫能助啊!”
  被称作陈神医的老者喟叹一声,无奈道:
  “唐老的怪病发现得太晚了,现在那一股病气已经扩散到全身,引起器官衰竭,呈现天人五衰之相,慢说是我,就是神仙来了也不行啊!”
  他话音一落,全场又是一片伤心欲绝的哭声。
  陈神医,陈济世,林州神针王,师承大内御医张养浩,医术冠绝林州。
  他说治不好,基本上就宣告了唐老生命的终结。
  “哼,庸医害人,不啻于白衣屠夫!”
  正在所有人都绝望之时,门口,一声轻喝传来。
  吴朝辉,吴家大少,柳望峰的狗腿子。
  “你说什么!你敢质疑我的医术和操守!”陈济世凝眉瞪视姜天,双眸几乎要喷出火来了。
  陈济世闻名林州,就是唐家人见了他也要礼让三分。但今日,却被这小子折辱,他不由火冒三丈。
  “我就不能质疑你的医术了?”
  姜天走进病房,冷哼说道:
  “唐老明明气数未尽,还有至少五年寿元,你却让放弃治疗,不是庸医是什么?”
  “请问你是……”警卫小魏皱眉问道。
  这小子年纪轻轻,但偏偏傲气无边,锋芒毕露,让他摸不着头绪。
  “我?”
  姜天淡淡一笑道:“我姓姜,是这世界上唯一能把唐老救过来的人!”
  在域外空间,姜天曾生死人肉白骨,能帮大妖老魔重塑肉身,救一个凡人,手到擒来。
  “什么?”
  “这么自信!”
  此语一出,全场皆惊,所有人心底掀起惊涛骇浪,不敢相信。
  “你说,你有办法?”美妇人也是第一次抬起头来,凝眉仔细打量着姜天。
  此时,忽然站在陈济世身后的一个青年,满脸嘲讽地嘿然一笑道:“我当是谁,这不是疯子姜天么!”
  青年身材颀长高大,面容英俊,一水儿名牌,武装到牙齿,走在大街上绝对是会引起女性欢呼的大帅哥。
  但看向姜天的目光满是鄙夷,就好像高高在上人类在俯视一只蝼蚁一般。
  “呵呵,吴朝辉,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姜天的目光攸地落在了青年的身上,双眸闪过一道寒芒。
  吴朝辉,吴家大少,柳望峰的狗腿子。
  前一世,在林州的这段时间,姜天最大的打击就是来自于吴朝辉,正是他将姜天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吴朝辉平日和姜天称兄道弟,但却用掺了工业酒精甚至毒素的白酒灌他,才导致他脑袋永久性的损伤,变得疯疯傻傻。
  “朝辉,你说什么?他是疯子?”美妇人诧异地问道。
  “阿姨,我绝无半句假话。前段时间,他喝酒太多脑袋坏掉了,天天在家打砸烧,他生活都不能自理,是精神病院的常客,还能治病,搞笑呢!”吴朝辉不屑地笑道。
  “原来是个疯子!”
  “唐老的怪病发现得太晚了,现在那一股病气已经扩散到全身,引起器官衰竭,呈现天人五衰之相,慢说是我,就是神仙来了也不行啊!”
  陈济世负手而立,不屑地看着姜天道:“你想出头,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我劝你,最好不要丢人现眼,赶紧滚出去吧!”
  但病床前那个哭泣的女孩,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般,一把抓住姜天的袖子,哀求道:“求求你,给我爷爷治病吧,你若能把我爷爷救活,我唐家一定有求必应,奉你为贵宾!”
  唐家公主唐玲珑,林州第一名媛,姿容和身材都是一流,气质出尘,连吴朝辉都对她痴迷已久,拼命追求。
  在域外空间,姜天曾生死人肉白骨,能帮大妖老魔重塑肉身,救一个凡人,手到擒来。
  只是姜天一心都在赵雪晴身上,在他看来,她连赵雪晴一根头发都不如。
  唐老的儿媳陈欣无奈,只好看向陈济世苦笑道:
  “唉,吴少,既然唐夫人想让他试试,那就试嘛!”
  吴朝辉目光阴沉地看着姜天,心中闪过一片杀机。
  姜天嘲讽地看着吴朝辉,负手走到了唐老跟前。
  “阿姨,姜天就是个疯子,能有什么办法?别让他糟践唐老了!”吴朝辉不屑地看着姜天,冷哼道。
  此语一出,全场哗然。
  ——
  “请陈神医留下,做个见证。其他闲杂人等,都出去吧!”
  陈济世却是冷笑着一摆手,然后满脸讥讽地看着姜天道:
  “原来是个疯子!”
  “也好,这小子非要出头,那就让他治!他若治不好,我就有理由活活弄死他,也算是替柳少拿下赵雪晴扫除障碍。”
  正在所有人都绝望之时,门口,一声轻喝传来。
  “陈老,既然您没有办法,不妨让他试试吧,没准,还有一线生机。”
  病床上,躺着一位满脸老人斑的老者,双眸紧闭,容颜苍白枯槁,颧骨高高地凸起,似乎吊着一口气,若是吐出这一口气,便会撒手人寰。
  “我治不好的病人,这天下就没人能治好。你若能治好唐老,我愿意为你端茶奉水,拜你为师!”
  在域外空间,姜天曾生死人肉白骨,能帮大妖老魔重塑肉身,救一个凡人,手到擒来。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